《溪山琴况》二十四况 原译文【全】 学古琴必读!开启你的“篷莱山”! 探求琴道

《溪山琴况》二十四况 原译文【全】 学古琴必读!开启你的“篷莱山”!

《溪山琴况》是中国古代古琴巨作。作于崇祯十四年年。“琴况”,即琴(琴音、琴乐)之状况、意态(形)与况味、情趣(神)。徐上瀛根据宋崔尊度“清丽而静,和润而远”的原则,按照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溪山琴况》是古琴音乐美学思想的集大成者,对清代琴论与古琴艺术有很大影响。 了解更多:《溪山琴况》简介和刻本下载 文 | 水杉 (微信:tianyi359816) 经过2个月的陆续整理,终于将《溪山琴况》发布完毕。原文、译文均采用了徐樑版,好书不贵推荐大家购买,原书配注解、点评,更加方便理解学习。从阅读量上看,本文并不太受关注,但我相信坚持学琴的人,迟早会阅读到本书,因为它将会对你学琴产生很大的帮忙。伯牙三年学琴,后去篷莱方成,可能本书就是你的“篷莱”! 1/ 24 弦与指合,指与音合,音与意合。如果能够做到这几点,就能达到至高的和谐境界了……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和 1 2/ 24 弹琴选择一个僻静的地方又有什么难处?难只难在运指之“静”。但是手指运动就是为了发出声响,又哪里能够“静”呢?……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静 2 3/ 24 俗话说:”弹琴不清,不如弹筝。“说的就是有失雅正。所以”清“是大雅的本原,是音乐的主宰。弹琴时场地不僻静就不能“清”,琴的材质不密实就不能“清”,琴弦不洁净就不能“清”,内心不平静就不能“清”,神气不恭敬就不能“清”……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清 3 4/ 24 “远”之意趣只是在琴弦间探求似乎还不够,必须求之于弦外才能充分地获得……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远 4 5/ 24 然而粗率很容易和古朴混淆,疏慵也很容易和冲澹混淆,有些音乐似乎调出流俗之调,但其实它的弊病就在于“古”。其弊在”古“和其弊在时“”,又哪会有什么差别呢?……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古 5 6/ 24 琴声就像清泉白石、皓月疏风那样悠然自在,能够使听琴的人神游思举于玄妙之境,追求感官娱乐的念头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澹 6 7/ 24 其他各种乐器的声音一旦平澹了就会枯乏无味,琴声平澹了却更加有味……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恬 7 8/ 24 把无牵无挂的精神和体现大雅之道的琴相结合’,如果不是有超逸情致的人,那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逸 8 9/ 24 自从古乐失传之后,即使有承续雅乐的创作,也难免会曲高和寡;于是有些人就挖空心思来求得别人的欣赏,抛弃旧曲刻意求新,遂在琴弦上弹奏琵琶之声,这就把雅音反而变成欲调了……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雅 9 10/ 24 在清静中才能发出美的音乐……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丽 10 11/ 24 如同最清澈的水,在日光的映照下会更加明亮……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亮 11 12/ 24 指下所流露出的精神气质,就像古玩中有宝色一样,商周时代的彝、鼎自然会散发出隐隐的幽光,无法掩蔽,这种幽光难道是很容易产生的吗?经过多少次锻炼打磨,才能消融它的粗糙之处,流露出它的光芒……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采 12 13/ 24 若无妙指,不能发妙音。 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洁 13 14/ 24 左手指法要除去生硬不畅之处,右手指法则须陶冶化除粗暴的甲声,双手在弦上相互呼应,自然就会达到纯正精粹的境地;进而再讲求如何在乐曲的展开过程中运用各种指法……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润 14 15/ 24 五音活泼之趣,半在吟猱;而吟猱之妙处,全在圆满…… 现在学习: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圆 15 16/ 24...
阅读全文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速 24 探求琴道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速 24

一曰速(原文) 指法有重则有轻,如天地之有阴阳也;有迟则有速,如四时之有寒暑也。盖迟为速之纲,速为迟之纪,尝相间错而不离。故句中有迟速之节,段中有迟速之分,则皆藉(jiè)一速以接其迟不候也。 然琴操之大体固贵乎迟。疏疏澹澹,其音得中正和平者是为正音,《阳春》、《佩兰》之曲是也;忽然变急,其音又系最精最妙者,是为奇音,《雉朝飞》、《乌夜啼》之操是也。所谓正音备,而奇音不可偏废,此之为速。拟之于似速而实非速、欲迟而不得迟者,殆相径庭也。 然吾之论速者二:有小速,有大速。小速微快,要以紧紧,使指不伤速中之雅度,而恰有行云流水之趣;大速贵急,务令急而不乱,依然安闲之气象,而能泻出崩崖飞瀑之声。是故速以意用,更以意神。小速之意趣,大速之意奇。若迟而无速,则以何声为结构?速无大小,则亦不见其灵机。故成连之教伯牙于蓬莱山中,群峰互峙,海水崩折,林木窅(yǎo)冥,百鸟哀号,日:“先生将移我情矣!”后子期听其音,遂得其情于山水。噫!精于其道者,自有神而明之之妙,不待缕悉,可以按节而求也。 一曰速(译文) 指法有重就有轻,正如天地有阴就有阳;有迟就有速,正如四季有寒就有暑。“迟”因“速”而立,“速”由“迟”而成,两者往往相互交错而不可分离。所以一句之中有迟速的节奏,一段之中则迟速度数,都是以一个速字来承接迟之“候”的。 然而琴曲大致上还是以“迟”为贵。疏朗恬澹、其音调表现得中正平和的,便是正音,比如《阳春》、《乌夜啼》这样的琴曲。所谓正音完备而奇音不能偏废,这样的奇音就叫做“速”。和那些类似于“速”而实际上不是“速”、想“迟”却“迟”不下来的琴曲相比,当然是大相径庭、完全不同的。 但我所说的“速”有两种:一是小速,二是大速。小速稍快,应当紧凑一些,让手指在快速弹奏时不至于 损害中和之度,而恰好能表现出行云流水的意趣;大速以急为贵,但一定要让曲调急而不乱,依然保持安闲从容气象,而能奔泻出崩崖飞瀑的声响。因此,“速”是曲于“意”才产生效果,也是因为“意”而达到神妙。小速中的意在于趣,大速中的意在于奇。如果有迟而无速,那又如何安排取意而构成乐曲?如果速不分大小,那也显示不出曲中的奥妙。所以成连在蓬莱山中教伯牙弹琴,面对着群峰耸峙,海水奔涌,林木昏暗,而鸟哀鸣的景象,伯牙说:“先生是要移我之情啊!”后来子期听伯牙的琴曲,便领会到伯牙的心意正在于山水之间。噫!精通此道的人自然能够意会到其中的玄妙,他们是不需要详细解释,便能够根据曲节而求得曲情的。
阅读全文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迟 23 探求琴道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迟 23

一曰迟(原文) 古人以琴能涵养情性,为其有太和之之气也,故名其声日“希声”。 未按弦时,当先肃其气,澄其心,缓其度,远其神,从万籁俱寂中冷(作“泠”,líng)然音生,疏台寥廓,窅(yǎo)若太古,优游弦上,节其气候,候至而下,以叶(作“协”)厥(jué)律者,此希声之始作也。 或章句舒徐,或缓急相间,或断而复续,或幽而致远,因候制宜,调古声澹,渐入渊源,而心志悠然不已者,此希声之引伸也。 复探其迟趣:乃若山静秋鸣,月高林表,松风远沸,石涧流寒,而日不知晡(bū),夕不觉曙者,此希声之寓境也。 严天池诗:“几回拈出阳春调,月满西楼下指迟。”其于迟意大有得也。若不知“气候”两字,指一入弦,惟知忙忙连下,迨(dài)欲放慢,则竟然无味矣。深于气候,则迟速俱得,不迟不速亦得,岂独一“迟”尽其妙耶! 一曰迟(译文) 古人认为琴能够涵养情性,是因为琴具有太和之气,所以称琴声为“希声”。 在还没有开始弹奏时,应当先使气息安静庄重,使内心清静安定,使胸怀松缓舒畅,使神思自然旷远;于是从万籁俱寂中就会生发出泠然之音,如太虚般开阔,如远古般深邃;让这样的声音在弦上从容自如地游荡开来,并调控其“气候”,按“候”而下指,以使其与音律相合——这是“希声”的开始。 或是章句舒缓,或是快慢相关,或是断而复续,或是幽而致远;根据曲中之“候”来调节自己的演奏,曲调古雅而取声恬澹,由此逐渐进入琴音的本原,而心志神思则悠然自得不能止歇——这是“希声”的延展。 再探求琴中“迟”之意趣:就像那空山寂静,秋夜虫鸣;孤月高悬,远出林梢;松风如沸,石涧流寒;身处其中很容易会忘情朝夕流逝——这便是“希声”所寄寓的境界。 严天池有诗云:“几回拈出阳春调,月满西楼下指迟。”这两句诗在“迟”意上是深有所得的。如果不明白“气候”两字,手指一入弦就只知道匆匆忙忙地连弹不停,等到想要放慢时却已经索然无味了。如果能够在“气候”上深有体会,那么或迟或速都没有问题,不迟不速也可以做到,难道是仅仅一个“迟”字就能穷尽其中妙处的吗?
阅读全文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重 22 探求琴道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重 22

一曰重(原文) 诸音之轻者,业属乎情;而诸音之重者,乃繇乎气。情至而轻,气至而重,性固然也。第指有重轻,则声有高下;而幽微之后,理宜发扬。倘指势太猛,则露杀伐之响;气盈胸臆,则出刚暴之声。惟练指养气之士,则抚下当求重抵轻出之法,弦上自有高朗纯粹之音,宣扬和畅,疏越神情。而后知用重之妙,非浮躁乖戻者之所比也。 故古人抚琴,则日“弹欲断弦,按如入木。”此专言其用力也,但妙在用力不觉耳。夫弹琴至于力,又至于不觉,则指下虽重如击石,而毫无刚暴杀伐之疚;所以为重欤?及其鼓宫叩角,轻重间出,则岱岳江河,吾不知其变化也。   一曰重(译文) 乐曲中的轻音已如前述,乃因情而生;而重音则由气而来。真情流露的时候指下就会放轻,意气高涨的时候指下就会加重,这是人的天性使然。只要指力有轻重,那么声响也会有高低;而乐曲在深幽入微之后,也理应有所发扬。但倘若下指之势太过刚猛,就会显露杀伐之气;意气充沛填满胸臆,就会发出刚暴之声。只有练指养气之士,当会在指下探求重抵轻出之法,由此弦上自然能流出高朗纯粹的音乐,和畅之气得以发扬,神志情意得以舒畅。然后才知道重弹的妙处,不是浮躁乖戾之声所能相比的。 所以古人弹琴,会说:“弹欲断弦,按如入木。”这是专讲弹琴需要用力的,只是其妙处却在于用力而不觉。弹琴要用力,又要达到不觉得是在用力,由此下指即使重如击石,也完全不会有刚暴杀伐的弊端:这才是真正的能称得上是“重”吧!至于在具体的乐曲演奏中轻重之音交错而出,这就如同岱岳江河般莫知其涯,我就无法穷尽其中的变化了。
阅读全文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轻 21 探求琴道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轻 21

一曰轻(原文) 不轻不重者,中和之者也。趣调当以中和为主,而轻重特损益之,其趣自生也。 盖音之取轻属于幽情,归乎玄理;而体曲之意,悉曲之情,有不其轻而自轻者。第音之轻处最难:工夫未到,则浮而不实,晦而不明,虽轻亦未合。惟轻之中,不爽清实,而一丝一忽,指到音绽,更飘飖(yáo)鲜朗,如落花流水,幽趣无限。乃有一节一句之轻,有间杂高下之轻;种种意趣皆贵清实中得之耳。 要知轻不浮,轻中之中和也;重不煞,重中之中和也。故轻重者,中和之变音;而所以轻重者,中和之正音也。   一曰轻(译文) 不轻不重的就是中和之音。起调应当以中正平和为主,而在乐曲的展开中,就要用轻重来回以调节,这样曲中的意趣便自然会产生了。 取音轻,与深幽之情相关,且入于玄微之理;而深入体察曲中之意,详细玩味曲中之情,有时便能不求轻而自轻。但是取音要达到“轻”是最为困难;工夫如果不到位,那么出音就会虚浮不寮,晦暗不明,即使轻也未能合宜。只有在轻中不失清实,才能在音量极为轻微时也能指到音绽、轻盈鲜良,就像落花飘飘流水溶溶那样幽趣无尽。于是进而有一节一句之轻,有交错高低之轻;种种意趣都贵在从清实中获得。 须知轻微而不虚飘,是“轻”中的中和;重实而不粗暴,是“重”中的中和。所以或轻或重,都是中和之音的变音;而用以调控轻重的,则是中和之音。
阅读全文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健 20 探求琴道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健 20

一曰健(原文) 琴尚冲和大雅,操慢音者,得其似而未真。愚故提一“健”字,为导滞之砭(biān)。乃于从容闲雅中,刚健其指,而右则发清冽之响,左则练活溌之音:斯为善也。 请以健指复明之:右指靠弦,则音钝而木;故日“指必甲尖,弦必悬落”,非藏健于清也耶?左指不劲则音胶而格;故日“响如金石,动如风发”,非运健于坚也耶?要知健处即指之灵处,而冲和之调,无疏慵之病矣,滞气之在弦,不有不期去而自去者哉。 一曰健(译文) 弹琴讲究的是冲和大雅。但是弹得迟慢的,却只是形似大雅而未得其真趣。所以我提出一个“健”字,作为通导滞涩之病的药石。就是说,要在从容闲雅的状态中,把手指练得刚劲健挺,而使右手发出清脆激越的声响,左手练就灵活生动的取音:这样才算符合要求。 请允许我用健指之道来继续加以说明:右手食指靠在弦上挑出,则出音就会懦钝呆木;所以说“挑弦一定要用甲尖,一定要悬空落到弦上”,这不正是在清实中蕴含“健”吗?左指不够劲挺,则取音就会黏滞而受阻;所以说“出音要像是在敲击金石,运动要像流风般迅劲”,这不正是在坚劲中运使“健”吗?须知健挺之处就是手指灵动之处,明白了这一点,那么冲和的曲调便不会疏慵散漫的毛病了。弦上的滞涩之气,或许就能自然而然地消去了吧?
阅读全文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溜 19 探求琴道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溜 19

一曰溜(原文) 溜者,滑也,左指治涩之法也。音在缓急,指欲随应,敬非握其滑机,则不能成其妙。若按弦虚浮,指必柔懦,势难于滑;或着重滞,指复阻碍,尤难于滑。然则何法以得之?惟是指节炼至坚实,极其灵活,动必神速。不但急中赖其滑机,而缓中亦欲藏其滑机也。故吟猱绰注之间,当若泉之滚滚;而往来上下之际更如风之发发。刘随州诗云:“溜溜青丝上,静听松风寒”,其斯之谓乎? 然指法之欲溜,全在筋力运使。筋力既到,而用之吟猱则音圆,用之绰注上下则音应,用之迟速跌宕则音活。自此精进,则能变化莫测,安往而不得其妙哉! 一曰溜(译文) “溜”就是“滑”,是医治左手运指滞涩的方法。乐曲中产生缓急变化时,手指需要随之作出回应。倘若不能掌握应机而动之“滑”,那么音乐也就无法美妙。如果按弦虚浮不实,手指必然柔弱无力,势必难以圆活;而如果按弦过重而僵滞,指下又会多有阻碍,更是难以顺滑。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滑”呢?只有将手指关节锻炼到坚实,使其非常灵活,这样运指就必然能极为灵敏地配合于乐曲的需要。不仅快速的弹奏需要倚赖于“滑”之机微,而且弹奏缓慢时也需要在指下蕴藏应机而动之“滑”。所以吟猱绰注之间,应当像泉水一样翻腾灵动;而往来上下之时,更要像飘风一般迅疾流畅。刘长卿诗云:“溜溜青丝上,静听松风寒。”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而指法如果想要能够“溜”,则完全取决于“筋力”的运用;“筋力”一旦到位,那么用于吟猱的指法就能出音圆润,用于绰注上下的走音就能音韵相合,用于迟速跌宕的节奏就能音调生动。在这基础上精益求精,就可以达到变化莫测的境地,无论怎么弹也都是美妙的音乐了啊!
阅读全文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细 18 探求琴道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细 18

一曰细(原文) 音有细眇(miǎo)处,乃在节奏间。始而起调,先应和缓,转而游衍,渐欲入微。妙在丝毫之际,意存幽邃之中。指既缜密,音若茧抽,令人可会而不可即:此指下之细也。至章句转折时,尤不可草草放过,定将一段情绪缓缓拈(niān)出,字字摹神,方知琴音中有无限滋味,玩之不竭,此终曲之细也。昌黎诗:“昵昵儿女语,恩恩相尔汝。划(huà)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其宏细互用之意欤(yú)? 往往见初入手者,一理琴弦,便忙忙不定,如一声中欲其少停一息而不可得,一句中欲其委婉一音而亦不能。此以知节奏之妙,未易轻论也。盖运指之细在虑周,全篇之细在神远,斯得细之大旨者矣。 一曰细(译文) 音乐有细腻微妙之处,就在于节奏之间。刚开始起调时,首先应该和缓,然后慢慢敷演展开,逐渐转入细微的变化。神妙正在于丝毫之间,意绪则存于幽深之中。当用指达到细致周密之后,取音就如同从蚕茧中抽丝一般细腻不绝,让人可意会而不可接近:这是指下之“细”。而章节、乐句转换之际,尤其不能草草放过,一定要把一段情绪缓缓抽取而出,每个音字都能够细腻传神,这样才能领悟到琴音中有无限的滋味,品玩不尽:这是整曲之“细”。韩昌黎有诗云:“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说的就是宏、细风格的交错运用吧? 经常看到初学者一接触琴弦就急急忙忙手不能定,就好像一声中要他稍停一口气也不能够,一句中要他把一个音表现得细腻也做不到。由此可见,节奏中的妙处不是能够很轻易谈说的。大致而言,运指之细在于思虑周详,全篇之细在于神思深远——这一概括,便是“细”的主要意旨所在了。
阅读全文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宏 17 探求琴道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宏 17

一曰宏(原文) 调无大度,则不得古,故宏音先之。盖琴为清庙明堂之器,声调宁不欲廓然旷远哉!然旷远之音,落落难听,遂流为江湖习派,因致古调渐违,琴风愈浇矣。 若余所受则不然:其始作也,当拓其冲和闲雅之度,而猱、绰之用,必极其宏大。盖宏大则音老,音老则入古也。至使指下宽裕纯朴,鼓荡弦中,纵指自如,而音意欣畅疏越,皆自宏大中流出。 但宏大而遗细小,则其情未至;细小而失宏大,则其意不舒。理固相因,不可偏废。然必胸次磊落,而后合乎古调;彼局曲拘挛(luán)者,未易语此。 一曰宏(译文) 曲调如果缺少宽宏的气度,就不能表现出古雅的品格,所以首先必须使琴音宏大。琴既然是庙堂大雅之器,其声调难道不正是要宏阔旷远吗?但是宏远的音乐孤高寡和,难以吸引听众,于是就流变为江湖习气,由此导致了对古调逐渐背离,琴学的风气也就更加浇离浮薄了。   像我所学的却不是这样:一开始弹琴,就应当在乐曲中舒张冲和闲雅气度,而猱、绰的指法运用,都必须极尽宏大。因为指法宏大了,则音调就会苍劲饱满;音调苍劲饱满,则乐曲就格调就能古雅。至于使指下达到宽裕纯朴,在琴弦中松展鼓荡,运指得以纵放自如,而音乐和意绪能够欢欣舒畅、清越隽永:这些也都是从宏大中流淌而出的。 只是如果一味追求宏大而遗失了细小,那么乐曲中的情感就不能充分表现;如果一味追求细小而遗失了宏大,那么乐曲中的意绪就不能舒展畅达。两者本来就应该相辅相成,不能有所偏废。但是弹琴人必须胸怀坦荡,然后才能合于雅之调;那此畏缩拘束的人,是很难和他们讨论其中的道理的。
阅读全文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坚 16 探求琴道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坚 16

一曰坚(原文) 古语云“按弦如入木。”形其坚而实也。大指坚易,名指坚难。若使中指帮名指,食指帮大指,外虽似坚,实胶而不灵。坚之本,全凭筋力。必一指卓然立于弦中,重如山岳,动如风发,清响如击金石,而始至音出焉。至音出,则坚实之功到矣。 然左指用坚,右指亦必欲清劲,乃能得金石之声;否则抚弦柔懦,声出委靡,则坚亦浑浑无取。故知坚以劲合,而后成其妙也。 况不用帮,而参差其指,行合古式;既得体势之美,不爽文质之宜,是当循循练之,以至用力不觉,则其然亦不可窥也。 一曰坚(译文) 古语有云:“按弦时的力度之大,要像能按入琴面一样。”这是形容按弦要坚劲而重实。大指按弦坚实是容易的。无名指按弦坚实则很难。如果使中指帮贴在无名指上、食指帮贴在大指上,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坚实,但实际上却黏滞缺乏灵动。“坚”的根本,全在于“筋力”。必须独指高挺,立于弦上,静止时如山丘凝重,运动时如流风般迅劲,清脆的声响就像敲击金石,这样才会产生最美妙的音乐。美妙的音乐流淌而出,那么坚实的功夫就到位了。 但是左手手指按弦坚实的同时,右手手指也必须要清劲有力,这样才能获得金石之声;否则,如果弹弦柔懦乏力,声音委靡不振,那“坚”也浑浊不足取。由此可见,左手的坚实需要和右手的清劲相结合,然后才能成就妙音。 况且,不用中指的帮贴,而使各个手指高下有致,这也合于传统的规范;既能有手势上的美感,又不失文华与质实的分寸。这应当循序渐进地加以磨练,达到用力而不觉的地步之后,那么指下之“坚”便坚不可测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