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历史概览 探求琴道

古琴历史概览

相传琴已有3000余年历史。历代诸多的琴学文献记载都认为,琴是由伏羲、神农、黄帝、唐尧、虞舜等圣贤所创制。 春秋战国时期,古琴的独奏音乐已具有一定的艺术表现能力, 由于“士”族文人阶层的兴起,使得古琴成为当时士大夫修身理性的工具。孔子、庄子、荀子等先贤圣哲,不仅在他们的著作中表达了各自的琴乐审美观念,同时也是出色的古琴家。 汉、魏、六朝时期,古琴艺术有了重大发展,文人奏琴开始从身份象征转向个人爱好,司马相如、刘向、蔡邕、嵇康等就是这个时期的琴人代表。中国所见七弦琴的最早出土实物,则为1993年在湖北荆门郭店出土的战国中期琴。此琴的形制与曾侯乙墓的十弦琴十分相近,可证两者之间的同源关系。此时的古琴已经确定无疑地呈现出合体全箱式、七弦、两足、十三徽的成熟风姿了。古琴形制至此已基本稳定,一直流传沿续到现在。 隋唐时期,结束了南北朝分裂的局面,创造了空前的盛世。由于社会繁荣稳定,此刻“淡无味”的古琴音色在贵族阶层不再受欢迎,但在当时的文人阶层中依然有着广泛的知音,并涌现了一批影响深远的文人琴家,他们弹奏并参与琴曲创作,如王维、李白、顾况、白居易、温庭筠等等。文人的大量参与,使琴曲创作及演奏技法不断提高,同时也推进了斫琴工艺的发展。唐代斫琴名家以四川雷氏家族为最,他们所制的琴被人们尊称为“雷琴”或“雷公琴”。 宋代由于皇室对琴文化非常重视,宋徽宗赵佶曾设“万琴堂”搜罗天下名琴,并且赵佶本人也是一个优秀的琴家。统治阶级的提倡,再加上文人的广泛参与,这就使宋代琴曲数量大增,质量也有所提高。在这一时期,还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官方“琴局”,其琴俱有定式,长短大小如一,故称为“官琴”。宋琴的外型也一改唐琴圆拱的特点,变得较扁,形成“唐圆宋扁”之风格。 明、清时期,城市繁荣,市民阶层扩大,琴界也日趋活跃并形成一些琴派,如虞山派、广陵派、泛川派、九嶷派、诸城派、梅庵派等。明代帝王经常组织大批造琴,出现了一些斫琴能手。嘉靖年间,有为衡王造琴的冯朝阳,有为益王造琴的涂桂;崇祯年间有为内府局监制的琴张,他们与其它工匠一起,成百上千地为官方造琴。 清末与民国年间,由于战乱和社会变迁,特别是外来文化的侵入对本土文化的打击增大,使古琴音乐逐步濒于绝灭。当时,全国各地也出现了一些琴会组织,如北京的“岳云琴会”、济南的 “德音琴社”、上海的“今虞琴社”等,它们的活动都有一定的社会影响。 建国之后,古琴音乐得到政府的重视,全国音协、文化部、广播局联合举办了一次全国范围的调查、收集与整理工作,使流失于民间中的各种传谱得到保护,并录制了一批珍贵的音响数据。一些琴家经过艰苦的探索与推敲,发掘出一批失传的古代名曲,如《广陵散》、《幽兰》、《胡笳十八拍》等,使绝响的优秀琴曲重发妙音。 2003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批准中国的古琴艺术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作为需要重点扶持和抢救的世界优秀文化遗产之一。
阅读全文
朱长文《琴史》| 钟子期 9 探求琴道

朱长文《琴史》| 钟子期 9

钟子期(原文) 钟子期,楚人钟仪之族,伯牙之友也。伯牙彭琴,钟子期善听之。伯牙方彭琴,志在泰山,子期曰:“善哉乎彭琴!巍巍乎如泰山。”志在流水,子期曰:“洋洋乎若流水。”伯牙所念,子期必得之。伯牙游于泰山之阴,卒(cù)逢暴雨,止于岩下,乃援琴而彭之。初为霖雨之操,更造崩山之音,曲每奏,子期辄穷其趣。伯牙乃舍琴而叹:“善哉子之听,夫汝志想象犹吾心也,吾于何逃声哉?”子期死,伯牙擗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知音也。 子期夜闻击磬者,声甚悲。旦如问之:“何哉?子之击磬若此之悲也。”对曰:“臣之父杀人而不得,死,臣之母得而为公家隶,臣得而为公为击磬。臣不见母三年于此矣。昨日偶睹之,意欲赎之,无财,又身为公家之有也,是以悲也。”子期曰:“悲在心,非手也,非木非石也,悲于人而木石应之,以至诚故也” 盖子期于音皆然,非独琴也。夫志有所存则见于音,君子知其音以逆其志,则得焉。或识于斯须之间,或知于千载之下,合若符节。周衰乐散,世罕知者,以伯牙之艺而独一子期知其志。子期死,是以发愤而绝弦也,后之人知其曲者,鲜矣;察其音者,又鲜矣,而况探其志者乎! 钟子期(译文) 钟子期楚国钟仪的族人,伯牙的朋友。伯牙弹琴,钟子期善听。伯牙弹琴时,心中想着泰山,子期说:“弹的好啊!弹的琴曲巍峨仿佛泰山。” 伯牙弹琴时,心中想着流水,子期说:“水势浩荡的样子,仿佛流水。”伯牙所想,子期一定能了解。伯牙在泰山北麓浏览,突逢暴雨,躲避于岩石之下,取琴弹奏。开始作表现连绵细雨的乐曲,而后又作高山崩塌之乐。每一首乐曲,子期者完全领悟乐曲的旨趣。伯牙放下琴,叹道:“你欣赏音乐的能力太妙了!你心意中想象的犹如我心中所想的,我怎么能隐藏自己的心声?”后来子期去世,伯牙摔琴,断弦,终身不再弹琴,认为世上再无知音。 晚上,子期听到有人击磬,声音甚是悲伤。天明唤来问道:“为何你击的磬如此悲伤?”回答说:“我的父亲杀人不成,自己去送了命。母亲受连累成为官府的奴隶,我也因此为官府击磬。我不见母亲三年。昨天 偶然看到她打算为她赎身,却没有钱财。自身又为官府所有,因此悲伤。”子期说:“悲在于心,而不在手,亦不在木石上。人感到悲伤,而木石相应,是至为真诚的缘故。” 子期对于声音都是如此,并非只是古琴。因为心志的存在,则从声音中表现出来,君子从了解声音可以体会其心志,因此就做到了。或了然于片刻之间,或了然于千载之后,其贴全无间仿佛符节一般。周代衰落,音乐涣散,世上少有人知,以伯牙那样的技艺只有子期能够理解他的心志。子期去世,伯牙因此愤懑而断弃琴弦。后人能知其曲的人,很少了;能考察其声音的人,更少了,何况能探究其心志的人呢?
阅读全文
朱长文《琴史》| 伯牙 8 探求琴道

朱长文《琴史》| 伯牙 8

伯牙(原文) 伯牙,古之善琴者也。见称于春秋之后,杂见于诸家之书。尝学鼓琴于成连先生,三年而成,神妙寂寞之情未能得也。成连曰:“吾虽传曲,未能移人之情,吾师方子春在东海中,能移人情,与子共事之乎。”乃共至东海,上蓬莱山,留伯牙曰:“子居习之,吾将迎师。”刺船而去,旬日不返。牙心悲,延颈四望,寂寞无人,徒闻海水汹涌,群鸟悲鸣,仰天叹曰:“先生亦以无师矣,盖将移我情乎?”乃援琴而怍《水仙》之操。云:“荀卿尝曰:‘伯牙鼓琴,六马仰秣(mò)。’”鸟兽犹感之,况于人乎? 伯牙(译文) 伯牙,是古代善于弹琴的人。最早见载于春秋之后,在诸子百家中亦有记载。伯牙曾经向成连先生学习弹琴,三年学成,但是神妙、寂寞的情感却未能感受到。成连说:“我虽然能够传授琴曲给你,但是却不能转移你的感情。我的老师方子春住在东海,他能转移人的感情,我与你共同去拜访。”于是一起来到东海蓬莱山,成连挽留伯牙说:“我在此学习,我去迎接我的老师。”撑船而去十日不返。伯牙心里悲伤,伸劲四望,寂寞无人,只闻海水汹涌,群鸟悲鸣,仰天叹道:“先生亦以‘无’为师,是想转移我的感情吧?”于是取琴作《水仙操》一曲。说:“荀子曾说:‘伯牙弹琴,吃草的马儿也会仰起头来。’”鸟兽尚能为之感动,何况人呢?
阅读全文
朱长文《琴史》| 师襄子 7 探求琴道

朱长文《琴史》| 师襄子 7

师襄子(原文) 师襄子,盖鲁人,《论语》所谓击磬襄者是也。夫子学鼓琴师襄子, 十日不进,师襄子曰:“今子于琴已习,可以益矣。”孔子曰:“丘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也”有间,曰:“已习其数,可以益矣。”孔子曰:“未得其志也。”有间,曰:“已习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未得其为人也。”有间,曰:“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髙望而远志焉。”曰:“丘得其为人矣。黯然而黑,颀然而长,眼如望羊,如王四国, 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避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 夫以琴为圣人师,其工妙矣。然师襄之学,徒知其音;圣人之学,必得其意,其过襄远矣。其先授以声而未授以名者,盖古人之教人者,常待学者之自得而未尽告也,自得则悟之深而左右逢其原矣。 无款《圣迹图册 学琴师襄》 师襄子(译文) 师襄子,是鲁国人,即《论语》中所说的击磬襄。孔子向师襄子学琴,十天仍不继续向下学。师襄子说:“这首乐曲你已经学好了,可以学新曲子了。”孔子说:“我已熟悉乐曲的形式, 但还未掌握演奏的技巧。”过了一段时间,师襄子说:“你已熟悉演奏的技巧,可以学习新曲子了。”孔子说:“我还未领会乐曲的志趣。”过了些时间,师襄子说:“你已熟悉乐曲的志趣,可以学新曲子了。”孔子说:“我还不了解乐曲的作者啊。”又过了一段时间,孔子说:“时而严 肃沉思,时而胸襟开阔,志向高远。”说:“我知道乐曲的作者了,那人皮肤深黑,体形颀长, 眼光明亮远大.像个统治四方的王者,若不是周文王还有谁能是这样呢? ”师襄子离开坐席拜了又拜,说:“我的老师曾经就说这乐曲叫《文王操》。” 师襄子凭借琴艺作为圣人的老师,其技艺自然非常精妙。但师襄子所学,仅仅是知道琴曲的乐音;孔子所学,一定要得到琴曲的意旨,这远远超过了师襄子。仅仅教授琴曲的乐音,而未教授曲名,是因为古人在教学时,常常待所学之人自悟,而非完全告诉他,由自悟所得的更为深邃,得心应手。
阅读全文
朱长文《琴史》| 师旷 6 探求琴道

朱长文《琴史》| 师旷 6

师旷(原文) 师旷,字子野,晋人也。生而失明,然博通前古,以道自然,谏诤无隐。或云尝为晋太宰,晋国以治,盖非止工师之流也。其于乐无所不通,休咎胜败,可以逆知。晋人闻有楚师,师旷曰:“不害。吾骤歌北风,又歌南风。南风不竞多死声,楚必无功。”已而果然。至于鼓琴感通神明,万世之下,言乐者必称师旷。 始卫灵公将之晋,舍于濮水之上。夜半闻彭琴声,问左右,皆不闻,乃召师涓问其故。且曰:“其状似鬼神,为我听而写之。”师涓曰:“诺。”明日曰:“臣得之矣,然未习也。请宿习之。”因复宿。明日,报曰:“习矣。”即去之晋,见平公,平公置酒于施惠之台。酒酣,灵公曰:“今者来闻新声,请奏之。”即令师涓援琴鼓琴之,未终,师旷抚而止之曰:“此亡国之声,不可听。”平公曰:“曷知之 。”师旷曰:“师延所作也,商纣为靡靡之乐。武王伐纣,师延东走,自投濮水而死,故闻此声必于濮水之上。”平公曰:“愿遂闻之。”师涓鼓而终之。平公曰:“此何声也?”师旷曰:“此谓《清商》者,不如《清徵》。”公使为《清徵》。一奏之,有玄鹤二八,集于廊门,再奏之,延颈而鸣,舒翼而舞。平公大喜,问曰:“音无此最悲乎?”师旷曰:“不如《清角》。昔者黄帝以大合鬼神,今君德义薄,不足以听,听之将败。”平公曰:“愿遂闻之。”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之。一奏之有白云从西北起;再奏之,风至而雨随,飞坠廊瓦,左右皆奔走,平公恐惧。晋国大旱,赤地三年。 然则琴者,乐之一器耳,夫何致物而感祥也?曰:“治平之世,民心熙悦,作乐足以格和气;暴乱之世,民心愁蹇(jiǎn),作乐可以速祸灾,可不戒哉?世衰乐废,在位者举不知乐。然去三代未远,工师之间,时有其人若师旷者,可不谓贤哉?及夫乱久而极,虽工师亦稍奔窜,是以挚、干、缭、缺之俦(chóu)相继亡散,而孔子惜之也。” 师旷(译文) 师旷,字子野,晋国人。虽然天生失明,却博通古代传统文化。以“道”为立分之基,敢于直言谏诤,毫无保留。一说曾为晋太宰,晋国因此得以治理,并非仅足普通乐师之流。他于音乐无所不通,吉凶胜败,可以预知。晋国人听间楚国动兵,师旷说:“不用担 心。我先吹北方的曲调,又吹南方的曲调。南方的音调不强,楚国一定不会胜利。”后 来果真如此。至于鼓琴感达神明,传世以来,谈论音乐的人变会谈到师旷。 当初卫灵公将去晋国,在濮水上住了下来。半夜时分听到弹琴声,问身旁的人,都说没听见。于是召师涓来问原因,并说:“那音乐意境美妙得有如鬼神,请你为我把它记下乐谱。"师涓说:“好。”第二天,师涓回报说:“我已记下来,可是还未练熟,请再住一晚练习它。”因此又住一晚。第二天,回报说:“我练熟了。”于是去晋国朝见晋平公。晋平公在施惠之台上摆酒为卫灵公接风。酒饮至酣畅痛快之时,卫灵公说:“我这次来听到一支新曲子。请让我的乐师为你演奏。”就叫师涓取琴弹奏。还未弹完,师旷就按住琴弦阻止道:“这是亡国之音,不能听。”晋平公说:“你是如何得知?”师旷说:“这是师延谱写的曲子。是为商封王谱写的靡靡之音。武王伐纣之时,师延朝东逃跑,投濮水自杀,所以,这首曲子必是得于濮水之上。”晋平公说:“让我就听完吧。”师涓于是弹完这首曲子。晋平公说:“这是什么曲子?”师旷说:“这是《清商》,不如《清徵》。”晋平公让师旷演奏《清徵》。刚奏第一段时,就有十六只玄鹤飞来停在堂下廊门之前,奏第二段时,那些玄鹤伸长脖子鸣叫、展开翅膀翩翩起舞。晋平公非常高兴,又问:“没有比这支曲子更悲切的了吗?”师旷说:“这支曲子不如《清角》。这是当年黄帝会合鬼神时的曲子,只是您德义太薄,不配听,听了将有败坏之祸。”晋平公说:“但愿能听到它。”师旷不得已,只好取琴弹奏。刚演奏第一段,有白云从西北方向升起,演奏第二段时,大风夹杂着暴雨,铺天盖地而至,只刮得廊瓦飞坠,身旁随从都四散而逃,晋平公恐惧。晋国于是大旱三年,寸草不生。 古琴,不过是乐器中的一种,为何能化育民众,感知祥兆?回答是:“政冶清明之世,民心和煦愉悦,作乐足以达到和气;残暴混乱之世,民心忧愁困苦,作乐可以招致祸灾,难道不应引以为戒吗?世道衰落,音乐废弃,在位者皆不知遵从礼乐。然而离开三代还未乐帅之中,时有像师旷这样的人,能不叫贤者吗?乱世长久,达到极致,就连乐工亦都逃窜,因此挚、干、缭、缺之类的乐师都相继逃散,而孔子感到可惜。”
阅读全文
朱长文《琴史》| 孔子5 探求琴道

朱长文《琴史》| 孔子5

孔子(原文) 孔子生周之季,逢鲁之乱辙,环天下而不遇于世。当定公十四年,孔子年五十六,由大司寇摄相事。齐人闻而惧,谋间鲁以疎孔子,于是盛饰女乐以遗鲁君。时季桓子专政,亦不悦孔子之用也,乃受女乐,君臣游观三日不朝。孔子以谓鲁君:“臣之志荒不在于治,不足与有为。”遂去之他邦。歌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盖优哉游哉聊以卒岁。然犹裵回不忍去,复望鲁国而龟山蔽之,乃叹曰:“季氏之蔽吾君,犹龟山之蔽鲁也。”故作《龟山操》。其辞云:“无斧无柯,奈龟山何?”斧以喻断,柯以喻柄,无断割之柄则不能去季氏也。 自鲁适卫,过曹郑遂至陈,久之复适卫。既不得用,将西见赵简子,而闻窦鸣犊、舜华之死也。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矣夫?” 窦鸣犊、舜华,晋国之贤大夫也。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竭泽涸鱼则蛟龙不游,覆巢毁卵则凤凰不翔。何则?君子讳伤其类也。乃还息乎陬乡,作《陬操》以哀之。《陬操》者,盖琴操所谓将归也。其辞曰:“秋水深兮风扬波,船楫颠倒更相和,归来归来归为期。”秋水深者险难也,风扬波者威暴也,船楫颠倒者行不以道也,遭时如此不归何以哉? “周道衰危,礼乐陵迟,文武既坠,吾将焉师?周游天下,靡邦可依。凤鸟不识,珍宝枭鸱。眷然顾之,惨然心悲。巾车命驾,将适唐都。黄河洋洋,攸攸之鱼。临津不济,还辕息鄹。伤予道穷,哀彼无辜。翱翔于卫,复我旧庐。从吾所好,其乐只且。” 及孔子厄于陈蔡之间,讲诵弦歌不辍。后自卫反鲁遇隐谷,有幽兰独茂,子喟然曰:“兰,香草也,而与众卉为伍,如圣贤伦于鄙夫也。”乃作《猗兰操》,其辞有云:“如何苍天,不得其所;逍遥九州,无所之处。”感愤之深切也,又作丘陵之歌曰:“登彼丘陵,峛崺其阪,仁道则迩er,求之若远。遂迷不复,自婴屯蹇。喟然回虑,题彼泰山。郁确其高,梁甫回连。 枳棘充路,陟之无缘。将伐无柯,患兹蔓延。惟以永叹,涕霣潺湲。” 孔子去鲁凡十四岁而后归鲁,鲁终不能用孔子。孔子亦不复求仕,于是删诗定书论礼正乐作春秋赞易道,而六经之道燦然大备矣。其删诗三百也,孔子皆弦歌之合于雅而后取也。庄子云:“孔子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墰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奏曲未半,有渔父者,下船而来此。”因夫子之好琴而寓言也。 孔子以鲁哀公六年四月己丑卒,年七十三。余尝读龟山之辞而哀至圣之不得位,听将归之歌而伤浊世之多险难,闻猗兰之名而叹盛德之不遇时也。然则使孔子见用,则鲁将复兴乎?曰夫子之为司寇也,外沮齐侯以壮邦君之威,内堕三都以削大夫之势,可谓勇于有为矣。使其得志之久,则将兴鲁尊周以复文武之治。故曰“有用我者三年有成”,岂过论哉? 孔子(译文) 孔子生于周朝,适逢鲁国政乱,走遍天下而怀才不遇。鲁定公十四年,孔子五十六岁,任大司寇一职而总领国政。齐国人听说以后很恐惧,谋划离间鲁国使鲁国君疏远孔子,于是就准备一些歌舞姬进献给鲁国君。当时季桓子当政,也不喜欢孔子,就接受了齐国的礼物,君臣放弃朝会玩了三天。孔子对鲁国君说:“臣志向不高不精通治国,难以有所作为。”于是离开鲁国而去其他国家。唱道:“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大概想安静舒适地度过余生吧。但是徘徊着不忍离去,又回望鲁国,但龟山遮挡着,于是孔子叹息说:季桓子蒙蔽君主,就像这龟山遮挡了鲁国啊。所以做《龟山操》。歌词说没有斧头没有斧柄,能拿龟山怎么样呢?斧指的是截断,柯指的是斧柄,没有他们就不能除掉季氏。 从鲁国到卫国,再经过曹国郑国到达陈国,很久以后又一次到卫国。仍然不被重用,就想西到晋国去见赵简子,却听说窦鸣犊、舜华死了。站在河边叹息说:真壮美啊,水无边际,我真的时运不济啊,难道这是天命?窦明犊和舜华是晋国的贤仕。凶残不义则麒麟不至,竭泽而渔则蛟龙不生,倾巢毁卵则凤凰不飞,为什么呢?君子忌讳同类被伤。(赵简子利用窦和舜华得以从政,现在又把他们杀了,这是刳胎杀夭的不义之举。鸟兽尚且忌讳同类受到残害,君子更是如此,因此不能再去见赵简子了。)于是返回乡野,作《陬操》表示哀叹。《陬操》大概就是琴操里所说的归隐之曲吧。歌词说:“秋水深兮风扬波,船楫颠倒更相和,归来归来归为期。”“秋水深”表示艰险艰难,“风扬波”说的是威权的强暴,“船楫颠倒”说的是不义之行不道之举,遇到这样的乱世还有什么理由不归隐呢? “周道衰危,礼乐陵迟,文武既坠,吾将焉师?周游天下,靡邦可依。凤鸟不识,珍宝枭鸱。眷然顾之,惨然心悲。巾车命驾,将适唐都。黄河洋洋,攸攸之鱼。临津不济,还辕息鄹。伤予道穷,哀彼无辜。翱翔于卫,复我旧庐。从吾所好,其乐只且。” 等到孔子困于陈国和蔡国之间的时候,讲学诵读弹琴不断。然后从卫国返回鲁国,路过一个山谷,见到幽兰独自盛开,孔子喟然说:“兰,是香草,却与这么多杂草长在一起,就像圣贤之人与鄙陋的人同伴一样。”于是作《猗兰操》,歌词说:“如何苍天,不得其所;逍遥九州,无所之处。”感伤悲愤如此深切!又作了丘陵之歌说:“登上那高高的丘陵,山坡曲折连绵。仁道看起来很近,追求起来却很远。不知走向何处,自我羁绊而困苦艰难。叹息回首,巍巍泰山耸入云端。树茂石苍泰山高啊,梁甫与之相牵。只是路上充满棘荆,我想登高却无此缘。要伐除它而没斧头,又害怕它滋生蔓延。只好长叹不绝,眼泪像河水一样流淌下来。” 孔子离开鲁国总共十四年然后又回到鲁国,但最终孔子也没得到鲁国重用。于是孔子不再追求仕途,便删《诗经》、编订《尚书》、校《礼记》、校正《乐经》、作《春秋》、修《易经》,六经的道理粲然齐备了。他删诗三百的时候,都要用琴弦弹奏,和于音律才会取用。庄子说:“孔子游观来到一个茂密树林,坐在长有许多杏树的土坛上休息。弟子们在一旁读书,孔子在弹琴吟唱。曲子还未奏完一半,有个捕鱼的老人下船而来。”大概是基于孔子喜好弹琴这一特点而编的故事。 孔子死于鲁哀公六年四月十一日,享年七十三岁。我曾经读《龟山操》而哀叹至圣不能得志,听《陬操》而感伤乱世险难,听《幽兰操》而感叹孔子德高却生不逢时。然而如果孔子被重用,鲁国将能复兴吗?孔子作为大司寇,对外遏制齐国以壮鲁国国威,对内通过“堕三都”以削弱大夫势力,可以说是敢于作为。如果他得以长久施展才华,那么鲁国必定兴旺,尊崇周天子,取得文治武功。所以孔子说“谁要是重用我,三年就可以见到成绩”,这难道是夸大之辞吗?
阅读全文
朱长文《琴史》| 大禹 3 探求琴道

朱长文《琴史》| 大禹 3

大禹(原文) 大禹悼鲧绩之不成,而哀尧民之垫危。于是乘四载,历九州,过家不入,以平水土。观洪水襄陵泛丘,乃援琴作操,其声清以溢,潺潺志在深河也,名曰《禹操》,或曰《襄陵操》。及嗣舜之业,当作大夏,夏大也,言治水之功为大也。 大禹(译文) 大禹哀伤父亲鲧治水功败垂成而命丧羽山,忧虑尧民深受洪水危害。于是乘坐四种交通工具翻山越岭走遍九州,为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看着洪水漫上丘陵,禹操琴作曲,声音清澈流水溢出,泉水叮咚,以示治水必胜的信心,这个曲子叫《禹操》或《襄陵操》。到了继承舜的帝位,于是作了乐舞《大夏》,夏之大,是赞美治水功劳的伟大。
阅读全文
朱长文《琴史》| 帝舜 2 探求琴道

朱长文《琴史》| 帝舜 2

帝舜(原文) 舜继尧位,刑政日以明,礼乐日以备。孔子叙书,断自唐虞,言天下之治,前此则未备,后此则无以加也。 帝之在侧微也,以琴自乐。孟子曰:舜在床琴,盖虽更瞍(sǒu)象之难而弦歌不绝,所以能不动其心,孝益烝(zhēng)也。旧传有《思亲操》,此之谓乎? 及有天下,弹五弦之琴以歌《南风》,而天下治。其辞曰: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当是时,至和之气充塞上下,覆被动植。书曰: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和之极也。 帝舜(译文) 舜继承了尧的帝位,刑法政令日益通明,礼节音乐也已完善。孔子整理《尚书》,从虞舜时期说起,说天下得治,早于虞舜时条件不成熟,晚于虞舜又没有可以增加的了(已经尽善尽美了)。 当舜身份低微的时候,就以琴自乐。孟子说:舜在床上鼓琴,虽然父亲瞍和弟弟象百般作难但舜仍然弦歌不断,所以能不改其心,更加孝顺恭谨。旧传里有《思亲操》这首曲子,说的就是这个事情吧。 当舜称帝以后,用五弦琴弹奏《南风》曲,天下太平。《南风》的辞是:南风轻柔温暖,把我百姓怨忿消减;南风及时到来,丰我百姓衣食资财。 那个时侯,至和之气充塞天地,泽被万物。《尚书》说:演奏箫韶九章,凤凰随乐偏偏起舞,和顺至极!
阅读全文
朱长文《琴史》简介及原文下载 探求琴道

朱长文《琴史》简介及原文下载

《琴史》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琴史专著,作者朱长文,成书于1084年。该书在琴学、中国古代音乐史乃至整个盅音乐史学史上都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价值,纪晓岚在《钦定四库全书总目》中如此评价该书:“凡操弄沿起,制度损益,无不咸具。采摭详博,文词雅赡,视所作《墨池编》更为胜之。” 《琴史》共分六卷,一至五卷为琴人传略,以人记事,共收集了先秦到宋代158位琴人的事迹。第六卷论述了《莹律》、《释弦》、《明度》、《拟象》、《论音》、《审调》、《声歌》、《广制》、《尽美》、《志言》、《叙史》十一个方面,涉及琴制、弦徽、各部分名称、琴调、琴歌等多个领域。此卷的设立,使《琴史》一书在对历代琴人、琴事汇总的基础上,进而对琴学进行系统的论述。这不但形成了《琴史》一书的独特结构,更是反映了朱长文对琴学的认知。 《琴史》在记录、保留琴史资料和反映古琴的历史以及继承和发展古琴艺术等方面做出了贡献,对研究宋代和宋代以前的古琴发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意义。 朱长文(1039—1098),字伯原,号乐圃、潜溪隐夫;江苏苏州人。长于文艺理论,除《琴史》以外,还编有《墨池编》、《续书断》等书法理论专著。 朱长文其先越州剡(今浙江嵊县)人,世仕吴越,居苏州。其祖朱忆官至刑部尚书,家有藏书2万卷。朱长文19岁中进士,因坠马伤足,家居凡20年,饱览群书,著述甚多,除《琴史》外,还有《春秋通志》20卷、《乐圃文集》100卷以及《琴台志》、《墨池阅古》等。 本版为四库全书本。用浙江范愚柱家天一阁藏本。水杉君将在以后陆续为大家更新文字版,方便大家阅读学习,欢迎大家持续关注问杉琴社。下载链接见文章底部。 本版为四库全书本。用浙江范愚柱家天一阁藏本。 百度网盘:http://pan.baidu.com/s/1sl1wvc5 密码:mtth
阅读全文
朱长文《琴史》| 帝尧 1 探求琴道

朱长文《琴史》| 帝尧 1

帝尧(原文) 帝尧宅天下,其圣神之妙用,则荡荡乎民无能名者也;其事业之余迹,则巍巍乎其有成功者也。扬子尝云:“法始乎伏,成乎尧,匪伏匪尧,礼义哨哨(xiāo)。”夫琴者, 法之一也。当《大章》之作也,琴声固已和矣。旧传尧有《神人畅》,古之琴曲。和乐而作者命之曰“畅”,达则兼济天下之谓也;忧愁而作者命之曰“操”,穷则独善其身之谓也。夫圣而不可知之谓神,非尧孰能当之? 帝尧(译文) 帝尧安定天下,其圣哲精神的奇妙作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其事业所留下来的余迹,还有其崇高伟大的功绩。扬子曾说:“法 度的制定始于伏羲,成于帝尧,不是伏羲和帝尧时的礼义,就非正道。”古琴也是法度之一。当尧作《大章》之时,琴声本已达到和谐境地。旧传帝尧投影有《神人畅》,即为古代琴曲。将表达和乐的琴曲命名为“畅”,有显达之时救济天下的意思;将表达忧愁的琴曲命名为“操”,有不得志时完善自身的意思。“圣”到达不可知之境称为“神”,除尧之外,还有谁能当得起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