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琴八则》戴源·清

琴论专著。收入《春草堂琴谱》。作者戴源。

戴源,字深其,号兰崖,杭州人。据说他没有其他任何爱好,惟爱弹琴,天天与琴相伴。他的琴艺与曹尚纲、苏碌齐名,他们的交谊也很深。戴源、苏璩、曹尚纲三人经常在一起探讨琴学理论,戴源就是根据他们共同的见解和自己的心得体会写成了《鼓琴八则》,认为弹琴准则尽在其中。当时和后代的琴界对《鼓琴八则》十分肯定。许健编著的《琴史初编》对《鼓琴八则》作了重点介绍,将其列为清代有价值的琴学。《鼓琴八则》使琴论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八则包括:得情、如歌、按节、调气、炼骨、 取音、明谱理、辨派。对弹琴的艺术修养提出了多方面的要求。逐条论述,颇有独到见解。

1 弹琴须要得情。情者,古人作歌之意,喜怒哀乐之所见端也。有是情斯有是声,声情俱肖,乃为有曲。然必读书论世,尔雅温文,始能与古人之情相洽。故弹《高山》则得其逸致,鼓《秋水》则得其幽思,会而通之,无曲不尔。若夫尘翳萦心,随手入弄,气味与古远矣。

2 弹琴作歌,古人之风也。顾传曲而不传文,则歌于何作?不知所传之音,即所歌之声也。按谱清弹,须声声谐调、句句合歌,高下疾徐不啻出诸其口。《书》曰“声依永”,此之谓也。若弄奇设巧,怪不成声,是显与歌谬也,何以入奏?

3 弹琴要按节。节之由来,已详于《琴说》矣。而所以用节之法,不可不辨也。曲有缓急,则节有疾徐,如以跌宕取音者,节在句尾,不可少也。若已起拍入奏,或一点一节,或数点一节,或节同音出,或节在音后,或音稀而节密,或音密而节稀,或无声而有节,初无有拍之板者,而若或拍之,如铜壶之滴漏,不后不先,适谐其韵,是为合
拍。知按节鼓琴,即数人并鼓,如出一手,节同故也。

4 弹琴要调气。气者,与声合并而出者也。每见弹琴者、当其慢弹,则气(郁?)而不舒,快弹则气促而不适,鼻鸣面赤,皆气不调之故也。然则何以调之?曰能换气即能调矣。气换于音转之时,而展宕于句段之末,音调先熟于心,呼吸直通于指,气调则神暇,一切局脊之态自无矣。

5 弹琴要炼骨。炼骨之法,不仅于指上求之,有周身之全力焉。形心端,气必肃,使筋骨有所凛而不懈。自是舒臂运腕,指节坚凝,与作书之法无异。久而自然,举重若轻,触指皆成金石声矣。

6 弹琴要取音。取音之法,青山言之最精,要之二十四况,不外“清和”二字,古、静、淡、远皆从此出。但句调不明则不清,气脉不接则不和。弹时务令点点清楚,而又一气相生;段段和融,而又泾渭自别。则清而不枯,和而有节,众妙皆归矣。

7 弹琴要指明谱理。吟、猱、绰、注,上下往来,指法所在,音韵出焉;故有同为一谱,而音韵绝不相侔者,其著谱有不同者矣。琴曲甚多,岂能曲曲皆经师授?但不明谱理,而漫为弹记,殊没作者苦心,知音者自领之。

8 弹琴要辨派,而后不误于所成。所谓派者,非吴派、浙派之谓也。高人逸士,自有性情,则其琴古淡而近于拙,疏脱不拘,不随时好,此山林派也。江湖游客,以音动人,则其琴纤靡而合于俗,以至粥奇谬古,转以自喜,此江湖也。若夫文人学士,适志弦歌,用律严而取音正,则其琴和平肆好,得风雅之遗,虽一室鼓歌,可以备庙廊之用,此儒派也。辨别既明,不可不从其善者。

  • Comments Off on 《鼓琴八则》戴源·清
  • A+
所属分类:探求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