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宏 17

640

一曰宏(原文)

调无大度,则不得古,故宏音先之。盖琴为清庙明堂之器,声调宁不欲廓然旷远哉!然旷远之音,落落难听,遂流为江湖习派,因致古调渐违,琴风愈浇矣。

若余所受则不然:其始作也,当拓其冲和闲雅之度,而猱、绰之用,必极其宏大。盖宏大则音老,音老则入古也。至使指下宽裕纯朴,鼓荡弦中,纵指自如,而音意欣畅疏越,皆自宏大中流出。

但宏大而遗细小,则其情未至;细小而失宏大,则其意不舒。理固相因,不可偏废。然必胸次磊落,而后合乎古调;彼局曲拘挛(luán)者,未易语此。

一曰宏(译文)

曲调如果缺少宽宏的气度,就不能表现出古雅的品格,所以首先必须使琴音宏大。琴既然是庙堂大雅之器,其声调难道不正是要宏阔旷远吗?但是宏远的音乐孤高寡和,难以吸引听众,于是就流变为江湖习气,由此导致了对古调逐渐背离,琴学的风气也就更加浇离浮薄了。

 

像我所学的却不是这样:一开始弹琴,就应当在乐曲中舒张冲和闲雅气度,而猱、绰的指法运用,都必须极尽宏大。因为指法宏大了,则音调就会苍劲饱满;音调苍劲饱满,则乐曲就格调就能古雅。至于使指下达到宽裕纯朴,在琴弦中松展鼓荡,运指得以纵放自如,而音乐和意绪能够欢欣舒畅、清越隽永:这些也都是从宏大中流淌而出的。

只是如果一味追求宏大而遗失了细小,那么乐曲中的情感就不能充分表现;如果一味追求细小而遗失了宏大,那么乐曲中的意绪就不能舒展畅达。两者本来就应该相辅相成,不能有所偏废。但是弹琴人必须胸怀坦荡,然后才能合于雅之调;那此畏缩拘束的人,是很难和他们讨论其中的道理的。

  • Comments Off on 琴道 |《溪山琴况》一曰宏 17
  • A+
所属分类:探求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