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倪诗韵古琴与倪琴

倪诗韵,「倪琴」创始人,中国当代著名斫琴家,梅庵琴派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理事,中国琴会常务理事

倪诗韵,江苏省海门人,10岁时第一次听到古琴,便被深深吸引,经过多年苦心专研,其斫琴成就为琴界肯定,世称「倪琴」,倪诗韵在古琴界有较大影响力,先后受邀参加国际、国内交流会、演奏会六十多次。

“倪琴”线条古朴,外形秀气,音韵细致,手感极佳,易弹易养,被各界人士争先收藏,别人认为他有工匠精神,其实不然,圈内人尊称为“匠心精神”

倪诗韵自幼喜爱古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研究古琴制作,并拜梅庵派的古琴家王永昌先生为师,系统学习梅庵琴曲,斫琴亦得其指点。

经多年努力,倪诗韵斫琴艺术逐渐为琴界肯定。《琴道》一书对“倪琴”曾作专题介绍;人民音乐出版社《中国古琴艺术》一书(第一版)中提到的当代斫琴卓有成就的六人,倪为其一。

上世纪90年代倪诗韵开始制作带有个人风格的古琴,并且根据江南的习琴特点开始定制古琴。

2003年初,倪诗韵正式成立海门市雷音斫琴坊,走入专业斫琴道路。所斫之琴,皆被琴界称之“倪琴”,被各地琴人及港台、日本、欧美、新加等地琴人收藏,其高档琴已被一些琴家选为演奏用琴和录制唱片用琴。
例如:
| 苏州汪铎先生的古琴著作《丝桐讲习》中的DVD唱片
| 南京李家安先生的古琴专辑《天籁》
| 上海音乐学院戴晓莲教授(上海音乐出版社 上海文艺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涟漪》古琴专辑
所用琴即为倪诗韵2008年用明代杉木斫制的伏羲式古琴作品。

2006年中国乐器协会民族乐器分会授予倪诗韵“古琴制作名师”证书。

“倪琴”线条古朴 、外形秀气。音韵细致,最大特点是倪琴的落指后手感极佳,凭此颇受琴人喜爱。

“倪琴”早期,由于严谨的斫琴态度,做工、用材产量都相当严苛。为求金玉之声,初期倪琴音色略铿锵,造型相对现时作品要更加瘦削。

且琴本身用材当时比较传统,所以琴音偏硬,共鸣需要长时间养出。被一直认为是易弹难养,但是养出以后的声音确实古朴动人。

2000年以后,开始使用旧房梁等木料。琴声共鸣较之以前好,细微处偏向细软中和,下指细腻,令人称赞。易弹易养,演奏、收藏价值持续攀升,自然价格也开始陆续走高。

倪诗韵认为,现如今艺术的门类越来越多,一些古典的、好的技艺与工艺都逐渐逝去,这些东西是真正需要保护和传承的。

古琴是有特殊性的,是文人精神的内在体现,而不仅仅是古琴本身那么简单。它大约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贯穿整个华夏文明,它传承着历史、文化、音乐、神话故事等等。

古语有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故古代文人琴棋书画皆为陶冶情操,修生养性之用。此琴就为桐木制,音色清、润、静、实,有传统文人琴的特征。

倪诗韵对红木的现代/传统手工艺的看法:现在的手工艺和过去的传统的手工艺的区别之一,就是在于工具的使用,过去制作红木都是一边制作一边根据需要自己制造,这点区别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但是它能够把一些手艺达到一种极致。

现代手工艺大多是机器与手工制作相结合。传统手工艺需是需要传承的,而现代手工艺需要的是现代元素的融入,及一些新的设计理念。

其实传统现代并不冲突,各有千秋,甚至说是可以互融的,关键是需要我们的保护、传承以及更好的去发展下去。

倪老师谈到造琴的工艺与创新,从设计和工艺的角度去诠释了其中奥妙:
首先”倪琴“是遵从传统的造琴工艺去设计的,倪氏制琴,以手工精制中高档古琴为主,对每一张古琴,从选料、胎、琴、上漆、磨,直到上弦、校音,历经百道工序,历时2年或更长时间,每道工序都严谨而讲究,每张琴,融入制作者心力及审美。

如果说创新的话,我们也会从材质、制作工艺,包括新的造型的方面去考虑,但是古琴的本质就是灵秀、质朴,它的造型、弧度、线条都带有格外的美感。我做琴就是根据自己的喜爱,或者随着一些文化诗意去制作,这能让我感悟于琴,琴对我来说是一种缘分、一种情怀、一种传承,能让我体会到其中的“雅”。

倪诗韵有个不可不知的小故事:
年轻的时候,倪诗韵偷偷辞去了银行的工作,放弃了丰厚的待遇和大好的前程。因为他实在是太爱古琴了,可以说到了“琴痴”的地步。
在银行工作的时候,下班自己在家钻研斫琴,除了上班,其余时间都用来学习弹琴和斫琴,为了更加潜心的钻研,他索性辞去了银行工作去斫琴。但是,失去了经济来源的他曾一度陷入拮据,最困难的时候饭都吃不上,仅有的一点钱还想着买一些木材。
凡是伟大的背后都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倪老师为了自己热爱的古琴事业放弃优渥的生活,无论遇到多少艰难辛苦都仍坚持自己的梦想,才达到今天这个境界。
这份坚持深深打动了依然在为理想奋斗着的我们。

倪老师弹奏《长门怨》
一曲《长门怨》,此曲哀怨婉转,深远悠长,其指法细腻多变,不仅弹出了陈皇后的凄婉动人,也弹出了古代文人虽有远大抱负,却又郁郁不得志的愤懑之情,令人回味无穷,思想万千。

倪老师说,对于年轻人,并非要赚多少钱、获得多少利益才算成功,不是这样的。

人一辈子做一件事情,或者说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其实也不一定真的能好,是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地去做,去努力。至于以后你的东西留在世界上是什么样,是怎样一种状态,那些是留给后人去评价的。活在当下,勿忘初心。

正如在2010-9-6音乐生活报上倪老师说的:
在古琴制作界大家说我是四大家之一或者六大家之一,这个评价站得住脚站不住脚要看以后过了几十年或者以后我们都作古了,看历史的评价了。
我认为,现在这些赞誉只是对我工作的一个肯定,并不代表什么。
名利虽然能体现个人价值,但毕竟是身外之物。这些成绩,对我来说只是一种鞭策,鞭策我在斫琴的路上,要更投入。其他的我没考虑太多,我心有琴,琴会向世人诉说我的心声。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浅谈倪诗韵古琴与倪琴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