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器 |《洞天清禄集》古琴制作不当用俗工

古琴的斫制历史极为悠久,按现有文献记载可追溯到三皇五帝时期。但良才易得,善斫难求。故文献所载斫琴人都非俗子。不论文献可靠与否,可以看出的是:古琴的特殊构造使得古琴的制作成为了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所以后人托古也是托非凡之人。也正因为古琴制作工艺复杂,属于精细工艺,后世有了“制琴不当用俗工”之说。

工人供斤削之役,若绳墨尺寸、厚薄方圆,必善琴高士主之,仍不得促办。每一事,如槽腹、琴面之类,一事毕方治一事,必相度审思之。既斫削去,则不复可增,度造一琴并漆,必三月或半年方办。合底面必用胶漆,如皮纸厚。合讫,置琴于卓上,横厚木于卓下,夹卓以篾丝缚之,依法匣讫,候一月方解。底灰必杂以金铜细屑或磁器屑,薄如连纸(连史纸),候极干再上一次。面灰用极细骨灰,如薄连纸,止一上并一月方干。面上糙漆,仅取遮灰光漆,糙底灰漆差厚无害。又,徽者绳也,准绳墨以定声,尤宜留意。岂俗工所能哉。制造之法,诸琴书备载,宜择其善者参用之。
——南宋·赵希鹄·《洞天清禄集·制琴不当用俗工》

其实在现存古琴相关文献中,除琴谱外,古琴斫制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可见古琴制作已与弹琴一样,成考究之事。

古琴的制作工艺非常繁复,主要包括:选材、制作、槽腹、髹漆、退光、缀徽、上弦等步骤。现存古琴琴器探究文献中,单是描述选材和制材的方面有几十种:择琴材、琴材论、取古材、治琴材、择琴底、论桐木、阳桐论、收桐论、材得地论、辨桐木阴阳、纯阳琴、桐木色、熏曝琴材、桐木等等。选材是一回事,根据木材的外显特征及声音去审其性、辨其音其实是选材中最重要的步骤。单是这点,没有灵敏的耳力和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便无法做到的。

选材后,在制胎髹漆与缀徽两方面亦有诸多讲究,灰法、糙法、煎糙法、合光法、退光法、磨改法、定徽法、缀徽法等是古代制琴较多的方法。甚至在琴完工后对于打弦工艺亦有讲究:辨丝法、缠丝法、加减坠子法、打法、煮法、用药、大琴弦、中琴弦、袖琴弦、丝附木论、文武辨、伯牙合弦法、唐陈拙合弦法、杨祖云辨弦法、僧居月造弦法等等。

“古琴制作过程实际上类比、推理、鉴定。由于每块材料的材质不一样,所以面板与底板的比例是无法精确的。甚至槽腹要挖多深,都需要考虑到木材的特性。说白了就是经验的积累和总结。如果仅仅是把制琴的每一个步骤都当做擦桌子、扫地一样机械的去做,是做不出好琴的。”
——倪诗韵·《从传统谈古琴的发展》

  • Comments Off on 琴器 |《洞天清禄集》古琴制作不当用俗工
  • A+
所属分类:古琴知识